第868章 尸从天降

    第868章 尸从天降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我们回过头,没再去看阿飞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们都没说话,心情压抑,这一趟的经历,是我们出发之前压根就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先把老阮护送回去,至于铜甲尸,可能只有我和周二苟能够对付了,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武警都不是铜甲尸的对手,可见那铜甲尸比传闻中的更加凶残强悍。

    我们走出工地,回到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司机一直在车上抽着烟等我们,看见我们回来,司机丢掉烟头,下车给老阮开门。

    “发车!”阿鬼对司机说。

    司机诧异地回头看了看:“飞哥呢?”

    阿鬼说:“阿飞回不来了,开车,马上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司机看见阿鬼表情严肃,知道事情严重,于是不再多问,立马跳上车,发动了越野车。

    越野车发出低沉的轰鸣,在蜿蜒的山道上飞驰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气氛很压抑,每个人都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开着开着,就听砰的一声响,我们刚开始还以为是爆胎了,但却蓦然惊觉,这声音是从车顶上面传来的。

    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,落在了车顶上面,把车顶都砸出了老大一个陷坑。

    这声突如其来的巨响猛地将我们惊醒,司机出于条件反射,一脚踩下刹车,越野车在山道上划出长长的痕迹之后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一片死寂,车厢里也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老阮开口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被落石砸中了?这条山道上,经常都有落石滑坡,我去看看!”阿鬼一边说,一边推开车门。

    阿鬼刚刚推开车门,忽听阿鬼一声惊呼,整个人唰地就不见了,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老阮失声惊呼:“阿鬼?!”

    “血!好多的血!这是什么情况?”司机突然惊恐地大叫起来,只见越野车的挡风玻璃上面,那血水就跟瀑布一样,哗啦啦往下淌,把整个挡风玻璃都染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只血淋淋的断手从车窗外面飞了进来,砸在司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司机捡起来一看,那只断手不正是阿鬼的手臂吗?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司机当场就被吓疯了,崩溃大喊,扔掉那只断手,推开车门就跑。

    “回来,你个笨蛋!”坐在副驾驶的周二苟伸手去抓那个司机,但却没有抓到。

    但见那个司机跑出没有多远,一道人影从车顶上方凌空飞过去,一只手自司机后背穿透而过。

    我们顿时大惊,什么人这么厉害,手臂竟然像利剑一般坚硬。

    “是铜甲尸!是铜甲尸!”老阮惊惧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定睛一看,但见那个身影非常高大,身高足有一米八九,生得格外魁梧,他的身体表面就像穿着一层金灿灿的黄铜铠甲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果然是铜甲尸!

    我们微微一惊,这个铜甲尸终于现身了!

    看这样子,铜甲尸刚才应该就藏在附近,我们准备撤离的时候,铜甲尸便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周二苟一脚踹开车门,跳下车,指着铜甲尸骂道:“好家伙,你总算是现身了,这样也好,省得老子回头再费力气去找你!今晚咱们就做个了断吧!”

    铜甲尸现身,我不可能袖手旁观,让周二苟独自去战斗,于是我让老阮藏在越野车里不要出来,然后我也飞身跃出越野车。

    听见周二苟的叫骂声,那个铜甲尸缓缓转过身,那只锋利如刀的尸手,嗖地从司机的身体里面拔出来,一股血箭飞射出老远,司机的后背露出一个血窟窿,直挺挺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铜甲尸把那只血淋淋的尸手,放进嘴里舔了舔,他对血腥味很感兴趣,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。

    铜甲尸张开嘴巴,抬头望着月亮,发出哇的一声嘶吼,声震山谷,一团淡金色的尸气冲天而起,几乎遮蔽了月亮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我确实没有见过这样的僵尸,不愧是西双版纳的“特产”。

    我问周二苟:“现在你还觉得这家伙有趣吗?”

    周二苟皱了皱眉头:“管他是铜甲尸还是金甲尸,碰上我周二苟,算他倒霉!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周二苟手腕一抖,从袖口里滚出一个墨斗。

    墨斗原本是工匠所用的工具,上面是黑色的墨线,但是周二苟这个墨斗,却是专门降妖伏魔的法器,上面的墨线是红色的,据说是用黑狗血淬炼七七四十九天而成。

    周二苟扬起墨斗,就朝着铜甲尸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点,我是最佩服周二苟的,任何时候,都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二苟来到铜甲尸面前,屈指一弹,红线飞出,缠绕住铜甲尸的脖子,紧接着脚踩八卦步,绕着铜甲尸一阵飞奔。

    周二苟的速度很快,但见一道道残影晃动,地面上飞起一圈圈灰尘,几乎连周二苟的影子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短短眨眼的工夫,也不知道周二苟转了多少圈,当周二苟停下来的时候,墨斗里的红线已经拉扯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再看那个铜甲尸,从脖子开始,整个身体都被红线密密麻麻地缠了一圈又一圈,就像是一个包装好的大粽子,还挺喜庆的。

    周二苟得意地揉了揉鼻子:“哼,现在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!”

    别看那只是一圈圈红线,但是铜甲尸竟然挣脱不开,红线烧灼着铜甲尸滋滋冒烟,铜甲尸张开嘴巴,发出痛苦地嘶吼。

    我挑了挑眉头,不得不说,周二苟还是挺有本事的,三两下竟然就把铜甲尸给制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出于一种谨慎心理,我还是在想:“如此凶悍的铜甲尸,就这样被制伏了吗?”

    周二苟围着铜甲尸走了一圈,得意洋洋地踹了铜甲尸两脚,然后又用手指戳了戳铜甲尸的胸口,开始对铜甲尸训话:“出来混,有错就要认,挨打就要立正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周二苟的举动令我一脸黑线,妈个蛋蛋,这玩意儿能够听懂你的训话吗?
新书推荐: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 主神竟是我自己 团宠囡囡四岁啦 重生神医小甜妻 全球通缉,厉少女人谁敢娶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古神的诡异游戏 稳住别浪 绑定天才就变强 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